李若兰/Jacy Li

踩着雨水漫步于街道上,深吸一口被洗涤过清灵的空气,呼出白烟一缕飘成远方山峦云雾缭绕。耳裡传来火车进站轰隆声响,恰似冷冽斜风细雨叫人直打哆嗦的节奏。

我的家乡瑞芳,位于台湾东北角海岸,冬季时受到东北季风盛行影响,时常阴雨绵绵,长达几个月的寒冷潮湿几乎都要透进骨子裡。

​「今天,果然又下雨了……」

我看着脚下的积水,映照出实在上扬不了的嘴角。

 

「第二月台的列车即将发车,请各位旅客儘速上车。」

 

我甩一甩雨伞,上车找到位置坐下,闭目养神。

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被铃声大作给惊醒,还来不及反应时就被人潮挤下车,接着我看到「庆祝瑞芳驿设立」红布条高挂。

瑞芳驿设立……瑞芳驿设立……不对啊,瑞芳设站的时间不是1919年吗?难道我……不会吧……?!正当我想大叫时,突然身旁所有的人都回头瞪着我看,并开始推挤。

​「你们要干嘛?不要啊!走开!救命啊!」

「小姐,小姐,小姐你没事吧?」

 

我张开眼睛,眼前的列车长正摇着我的肩膀。

 

「这裡是……?」

「我们刚离开瑞芳,你没事吧?」

 

看了车厢四周一如往常,呼,原来是梦啊。

「我没事,谢谢你。」


「没事就好,你乱叫快把别人都吓死了,真的有事要说喔!」

​瑞芳在日治时期因矿业发展迅速,连带吸引大量人口移入。现在位于瑞芳后火车站,在地人称「旧街」一带,便逐渐成为政治、商业中心以及交通枢纽。不但是当时货物流通的集散地,更乘载着一个个眼神发亮的淘金梦,默默支持着九份、金瓜石山城的蓬勃发展。循着旧街现存古蹟一路寻幽探访,依旧可想像当时的繁荣盛况。

彷巴洛克式建筑的「廖氏古厝」,是当时大地主的豪华宅邸。而现今仍在运作的「义方商行」,是当时全台媒矿产量最大的「瑞三矿业公司」之总公司。保存现况良好的「瑞芳神社石灯笼」、「瑞芳旅社」依旧矗立着,而乐民戏院旧址、风月巷,以及现存的手工西服社、手工棉被店、布庄等也都再三证明那段商号林立、百家争鸣的黄金年代。

这个因矿业而繁荣的小镇,直到1970年代石油兴起、矿源枯竭、淘金热潮和人口逐渐消退,最终褪下繁华的外衣,渐渐回归平静。但瑞芳交通枢纽的地位依旧不变,过去乘载过无数个发财梦,如今则作为观光地区的转运站。九份、金瓜石、平溪、十分,以及滨海地区的奇岩怪石,继续送往迎来海内外旅客对于旅行的美好意象。

至于未来呢?我无法预测。但对于一个返乡青年而言,不期望瑞芳能恢復以往的繁荣景象,而是希望家乡别再只是作为旅人短暂停留的中继站。现在,该由我们乘载起瑞芳历史,将其深厚底蕴传达给世人。

我的家乡是瑞芳,用寒冷潮湿的气候,灌溉滋润并温暖每个瑞芳的孩子。

我眼中的瑞芳

​故事人简介:

李若兰 / Jacy Li

一个尚在尘世中迷途的小女子,喜爱透过旅行和冒险寻找更多可能性,人生座右铭为「如果没有尝试过,怎麽知道自己行不行?」。

大学时期曾前往大陆偏乡小学当志工,因此激起探索世界的好奇心。而后到美国大峡谷当收银员、柬埔寨金边当业务,体验更多冲击以及接受各式挑战。现在则回到家乡参与社区营造等公共事务,期望能将所学奉献予孕育自己成长的土地。

因身兼行销、公关、业务、讲者、影音产製者的多重角色,就姑且称我为斜槓青年吧。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LinkedIn - White Circle
  • Blogger - White Cir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