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包裹签收,荷日做法大不同

故事人簡介:

​换日线 / Crossing

《换日线》集结了来自全球各地超过 110 个城市的 200 名新世代作者(持续增加中),他们就是你我身在异乡的朋友,无私而自然地分享他们的故事、他们的见闻、他们的观点,与他们从台湾出发,在地球不同角落留下的足迹。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White Circle

郭诚涵 / Cheng-Han Kuo

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 荷兰莱顿国际税法硕士。 
居住过的城市:台北,北京,上海,鹿特丹,莱顿,阿姆斯特丹,东京。 
专业吃货,业馀律师。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郭诚涵/Cheng-Han Kuo

除了偶尔拿太多塑胶袋让人有些恼怒,心平气和的时候,总是会不自觉的从文化差异的角度,将荷兰和日本放在同一轴线上观察和对比。同样的社会运作系统,却因为文化差异,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发展。但在那丝丝相扣的运作中,总还是可以看到些许温暖的互动。

今天,我想从两国的邮政快递系统谈起(注一):

荷兰邮政:邻居代收包裹,实际又直接

在荷兰,当包裹送达而无人在家时,无论是国营的荷兰邮政(PostNL),还是其他第三方的快递公司(联邦快递或是 DHL),通常的做法是将包裹放在附近邻居家裡,并且在确认收件邻居后,写下具体信息,留给原收件人。

如果周围刚好没有邻居可以接收,则最下下策,是放到附近的邮局代办处(通常是超市或者书店)。但考虑到有些超市、书店、邮局在平日五、六点就结束营业,週六甚至只营业半天,且离住家有一定距离;因此,是对收件人与邮递者而言,最方便的方式还是通过邻居代收。邮差通常也不会为了同一个包裹跑两次,非常符合我对荷兰的刻板印象─实际又直接。

一开始,我其实非常难想像这样的制度要如何运行,不免以小人之心,怀疑包裹放在邻居家的安全性。没想到的是:因为是一个已植入人心的系统,邻里之间─尤其是住紧挨彼此的,都十分有默契的帮彼此关照包裹。

我因为平日时常待在学校或公司,常常要到街上不同的房子领包裹,慢慢的也认识了周围的邻居:街角喜欢穿睡衣的老爷爷,总爱閒话家常;斜角的阿姨,总是很热心的将包裹主动带来我家。

 

有一次长假,似乎我和整条街的人都出游了。假期之后,当我拿着累积的条子,到隔壁年轻夫妇家去领包裹时,按了门铃迎来了笑脸,看到他们家门口有十几个假期之间帮人代收的包裹,夫妇二人还细心的帮所有邻居归类。不用多言,立刻将我的包裹给我,外加一句「你的假期如何?」 

在日本─或者更明确的说─在东京,也是这样吗?

然而包裹来到了日本,则有完全不一样的待遇。在这个以「不打扰的温柔」为最高准则的国家,荷兰那种烦请邻居代收、帮忙保管、甚至主动再转送的情形,令人难以想象。毕竟在东京公寓中,邻里之间的关係,仅限于电梯裡一个点头和微笑。

后来,我发现,在多数新型的公寓楼下,有些有寄存箱,住户可以透过门禁卡,领取不在家时送达的包裹。但更常遇到的情况,是转入日本的「再配送」系统(尤其是需要本人签收的文件):

无人在家签收包裹时,邮差会留下「再配送」条子,而收件人则通过网路和电话,选择再次配送的时间。时间从早上 8 点到晚上 10 点,大约以每 2 个小时作为区间。时间也从週一到週日,全年无休。有的时候早上错过的包裹,甚至可以马上申请下午或者晚上再次配送──效率之高,几乎带来了完全的便利。

网购时,也有一些店家提供「配送时间」的选择,确保收件的方便性。每一位邮差负责的区域是固定的,久而久之也都熟悉了这些面孔,他们也不再屡次询问我的名字(注二),偶尔还会笑着跟我打招呼。在日本,邮递的秩序是由收件人主导,一切依照收件人便利性所建立的制度。

邮政制度,不应脱离「以人为本」的初衷

两个制度的孰优孰劣,其实也很难说清楚。

 

在荷兰人与人之间的默契传递中,也是有过打结的时候。比如我的签证文件明明是挂号信,却离奇的被邻居签收,又逢他们一家出游,最后,我隔了将近四、五天才拿回文件。而寄件人一直不明白为何文件已被我「签收」,我却无法使用文件。

也曾遇过因为需要身份证核实才能领取的文件,被放在家附近的邮局,无奈邮局营运时间朝九晚五,週六又只营业到 12 点、週日休息,时间总是凑不上,包裹硬是在邮局搁置了两周才拿回家。

而东京预想中的便利,譬如将需要预约的东西都放到週末,看似是个好方法,却总是让我在等待过程很紧张。有一次预约了週六早上 8 到 12 点的时段,为了怕错过邮差,连想冲个澡都不敢。

撇开错过之后还要再预约的麻烦,为了我一个小包裹让邮差 3 次来访,于心何忍。每每看到他们为了达成使命,一日都在各区挨家挨户的拜访,上週一东京大雪时,还打着伞在运送包裹,总是让我不禁反思:为了我们一时的便利,是否太辛苦他们了?又,如此将造成多少人力上的浪费和消耗?

无论是效率为主的荷兰,还是顾客至上的日本,看似用着完全不同目标而设立的系统,却让我觉得最终维繫着制度,和推演着体制发展的,不应该离开「以人为本」的核心价值。

 

务实的我喜欢荷兰的直接,虽然有时有点粗糙。我也可以欣赏日本虽然反复又繁琐,却细腻、滴水不漏的特色──我想这就是所有海外游子理解异国文化的过渡:从单纯的感受到比较,对某些部分较为嚮往、对有些有点保留,最终过渡成单纯的理解和欣赏。

注一:文中所有提及的邮政快递系统和邮差,包括国家邮政和其他第三方快递公司。非常有趣的是,即便是同一个公司,在不同国家也会被「在地化」,而有不同的运作模式。


注二:无论是我的中文名字还是英文名字,总是让所有邮差苦恼万分,第一次来访时,总是需要再三确认是否是我本人。我甚至还有收过邮局「确认你是此人」的通知,确认之后,他们才愿意送件。

※  本文原刊载于换日线。经换日线授权重新编辑后刊登,原标题为《你的包裹来了!」没人签收怎麽办?─同样是「以人为本」,荷日做法大不同》。

※  图片提供: Maarten van den Heuvel @ Unsplash.